提拉米草

野渡无人舟自横

过去让它过去,来不及,从头喜欢你

造访一颗星:

被新一话虐的只能靠刀负负得正了。
一个短打梗概,偏现实向,刀。
如果有人喜欢那就扩写一下,如果没有就停在这儿。
因为在70亿里找到属于自己的拼图,是个小概率事件,也并不是所有感情都会有回应。
爱情也从来不仅仅只是一块小甜饼。
如果放在现实里,更像是两人互相渡人渡己。
只有这一段路同行,到岸口就各自踏上不同的路。
很感谢你陪我到这里,很遗憾不能再一起走。




01


现充收到信息的时候刚结束实验,他拿着手机走出实验室。


深秋午后的阳光有点懒散地打在他身上,他眯着眼睛看完信息。


突然觉得深秋的阳光也很讨厌,晃了他的眼。


他觉得自己不应该迁怒光,光又做错什么了呢。


没有。


大概就只是实验熬人,因为他不仅眼睛发涩,他的身体也有些发僵。


他按了按眼角,深吸了口气才回复。


“恭喜。”


“我会到场。”


“祝你们幸福。”


然后把手机收回上衣口袋。


他看着不远处树下的落叶,又抬头看了看天,呼出的气隐隐约约有渐白的趋势。


现充心想,深秋了啊。


02


到达婚礼现场的时候,人已经来的差不多了。


现充看着宴客厅外的结婚照,有一瞬间觉得欧阳很陌生。


不是面貌上的不熟悉,而是他开始质疑过去的那么多年是不是只是他自己杜撰的虚构。


直到伟哥过来拍他的肩膀,他才缓过神。


“老高你没事吧?”


他知道伟哥的意思,“没事,放下了。”


伟哥有些犹豫,现充却没再给他机会开口,“进去吧。”然后就抬脚走进去。


伟哥看着现充的背影,有种奇妙的诡异感,他仿佛看见当年那个看似成熟的男孩正在一点一点死去。


03


“老高!这边这边。”是欧阳。“这是我老婆,这是我大学最好的哥们老高。”


现充看着欧阳的妻子红着脸跟自己打招呼,他听见自己说,“你好,恭喜你们。”


然后伸出手,欧阳看着现充伸出的手,惊喜到,“老高你好了?”


现充看着自己和新娘交握后分开的手,笑着看向欧阳,“好了。”


新娘有些困惑,“老高念书的时候洁癖特别严重,不用消毒纸巾擦手根本不能碰他包括他任何东西。”


像是回忆起什么,欧阳咧着嘴笑了,“你记不记得有一次我从外面挤地铁回来,全身消毒后还问你,我能过去吗?”


“记得,要是再来一次,我肯定不让你过来。太脏了。”


“老高你太过分了。”


新娘看着交谈的两人,总觉得似乎有一种气场无形产生,将她屏蔽在外。


但她被欧阳接下来的话打断了思路。


“我那个时候社恐,还不会跟人交流,情商特别低,老高一点一点带我走出去,认识更多人,跟人交流也自然多了。”欧阳的表情像是怀念,“所以我俩这是革命友情。铁着呢。”


新娘了然,怪不得。


“谁跟你是病友,别给自己脸上贴金。”


“呸。瞧不起你们甜党。”欧阳还要说什么,但被远处的召唤声打断。


“行了,你去忙吧。”现充再次看向站在一起的两个人,“祝你们幸福。”


04


婚礼开始后,现充看着欧阳从新娘父亲手里接过新娘,然后听司仪询问两人的恋爱经历。


欧阳的眼里隐隐有笑意。


那一瞬间他仿佛看见那个问他能不能过来的青年站在自己面前。


他看向欧阳,透过这个人,他看见了几年前的他和自己。


再怎么稳重克制也不过是20不到的年纪,很多事情他自己甚至都分辨不清。


比如感情,比如他对欧阳的依赖。


他以为欧阳是例外,他以为欧阳最适合他。


但后来他发现他错了。


欧阳像海,他的包容和温柔比很多人都要多。


他更像是温柔本身。


他不是没有过挣扎。


但是像是溺水的人,抓住一根浮木后,他的求生意识被放到最大,他不想撒手。


他私心想要抓住欧阳。


而欧阳也让他抓住了。


他以为自己获救了,于是他理所当然地觉得这就是爱。


因为他知道欧阳同样需要他,他们彼此是彼此的稻草。


05


台上的欧阳逆着光看向台下,找到现充的方向。


他看到现充的眼睛,对他笑。


然后他看见现充也笑了,就像很多年前他们见面时的样子。


他是他最好的朋友,但只能到这了。


他不是不明白,但他无法回应。


他甚至心存愧疚,因为他知道他也需要现充,像现充需要他一样。


但他比现充更早明白,这不是爱。


他不是没有过困惑。


这可能是长久陪伴产生的安全感,也可能是彼此需要产生的依赖感。


但这绝不是爱。


要不然他们怎么会因为一句话的不合就2年没有联系?


又或者说,只是太年轻,处理不好这一段感情。


但好在,最后他们都上岸了。


他透过现充,看到几年前的他们,毫无畏惧但也敏感脆弱的他们,心里默念,再见。


06


新娘新郎接吻的时候,现充心想,如果再来一次,他应该不会这样。


他不会觉得欧阳是他最后的稻草,然后狠心想要抓住他,抓不住就歇斯底里觉得被欺骗。


因为陪伴是真的,安慰也是真的。


他最后上岸也是真的。


就像是同船的两个人,彼此都是彼此的渡手,谈不上谁亏欠谁,因为谁也没错。


如果再来一次,他不会希望欧阳救他,他大概只会希望欧阳看着他,看着他上岸就好了。


他不会想着拉欧阳下水,这不公平。


但他没有机会重来了。


他低头看向请帖,看着新郎位置欧阳的名字,那个小小的少年,如今也成长到可以给人安全和依靠的成熟了。


然后他笑了。


07


现充实验室有事,他跟欧阳说明后准备先走。


欧阳一个人送他出门。


“最近实验还是那么忙?”


“嗯,数据总是出错。”


“看你那黑眼圈,照顾好自己。”


“嗯。”现充顿了一下,“欧阳。”


“嗯?”


“谢谢你。”


“嗯?”


“谢谢你这些年的帮助和陪伴。”


“嗯。也谢谢你。”


“嗯,我爱过你。”现充还是说出口。


“嗯,我知道。老高,我也爱你,但你知道,这不一样。”


“我懂。所以我说曾经。”


“嗯。”


“进去吧,新娘自己在里面。”


“嗯,你照顾好自己。”欧阳突然伸出手,笑的一如几年前的少年。


“我可以过去了吗?”


现充嫌弃一样回抱了一下欧阳,然后松手。


“新婚快乐我走了。”


然后不等欧阳回答,现充转身走了。欧阳看着现充摆着手走远,转身回去了。


这是他们之间的第一个拥抱,也是最后一个。


08


秋风吹起来,现充看着树上的梧桐叶打着旋儿,然后轻飘飘地落在地上,不动了。


像是他的感情,几年之后他终于敢正视的感情。


他是上了岸的人,回头看这曲曲折折的水路,除了还未散去的涟漪,什么都没有。


他多年的感情,终于敢见光,拿出来大方谈论。


我曾经爱过你。


像是对着无人空谷的喃喃自语,为的不过就是给自己一个心安理得的交代和体面的结束。


他看见十几岁的自己越走越远,直到他什么都看不见。


盖棺定论后才能潇洒转身,这次他也做到了。


毕竟,我曾经那么爱你。


天边的云不知道什么聚集成堆,像是要下雨了。


像是现充心里多年的一场大雨,终于落了下来。




感谢阅读,希望喜欢QAQ


-END-

评论

热度(25)

  1. 喜欢苍井翔太和金汎造访一颗星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提拉米草造访一颗星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过去让它过去,来不及,从头喜欢你